换轨时期的感官

2020 年并不好,疫情给社会带来了太大变数,唯一确定的,就是不确定。


六月和七月是较为忙碌的的一段时间,大学毕业生、高三考生、初三考生都在为了「换轨工作」而努力,同时新冠疫情仍然需要我们去注意防控,在这种情况下,我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一些东西,都将被写进这篇文章里。

返校

收到学校返校的通知时,我的心情很复杂。由于疫情的影响,尽管已经采取了分批返校,但我们必然不能留在学校太久,这中间还出现了一些小插曲,在返校前两天,学院紧急通知要求学生当天进校当天离校,消息一出,学生们群情激愤,纷纷在返校群中请求、调侃、谩骂、反讽,场面一度失控,但是当时校方管理人员并未及时做出反应和处理,在经过了学生们长时间的声讨后学院管理者终于发布了新的通知,要求同学们于 6.24 上午 12 点前返校并于 26 号离校,于是我便在 23 号晚上再次回到了这里,走出车厢,那种湿热的空气扑面而来,跟我四年前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感觉是一样的。我提前预定了学校附近的酒店,第二天一大早我便起床了,我想重新走一走我四年前刚来学校时在学校周围寻找大门的那条路。但是走着走着感觉跟四年前不太一样,因为疫情,路上的车辆和行人都很少,天气也非常热,走一会就大汗淋漓。

我一边走着,然后就想起了四年前我来的时候。我拉着一个行李箱,背着一个黑色的书包,提着一个袋子,坐上了凌晨一点多的火车,于当日晚上 11 点到达了厦门站,在车上这 22 个小时里,我碰巧认识了我铺位下面的一位女生,她爸爸送她来上学,一打听原来我们是一个学校,然后大家聊起天来,聊天过程中发现我旁边的一个女生也是来厦门上大学的,于是我们便结伴前往,他们都跟着家长,而我离家的时候故意谢绝了我妈的建议,只身一人前往我的大学。晚上 11 点我们一起走出车厢,虽然第一次来是在九月,这次是在六月,但是那种毛孔对空气的感觉是一样的。出站后,我就跟着他们父女坐在了公交站,一直坐到了早上公交车到站,我们坐着聊了很多,当然也有蚊子,坐累了就站起来走动走动,由于在火车(卧铺)上睡了好久,也不觉得困,第二天早上,我们坐公交坐到了学校东门附近,下起了大雨,没办法只能在旁边的商店里买把伞,没想到,高同学的父亲却执意帮我付了钱,我们的家在同一个市,但是不在同一个县,其实在车上聊天的过程中,我了解到高同学的爸爸其实十年前就在这里打拼,随后由于其他的原因就到别的地方去了,10 年后他为送女儿上大学再次回到了这里。我们站在东门,他爸绕着学校打听情况去了,然后又带着我们去集源路旁边的一条小巷里吃了早餐,之后便从南门进了学校,我打开之前班群里发的地图,走向宿舍,高同学也在她班助的带领下找到了宿舍,我们并不是同一个学院的,于是我也联系了学长天泰带我办理了手续,进了宿舍,我是我们宿舍第一个过来的,之后我们宿舍的其他成员就都到了,我们相识、慢慢熟悉、互相理解,逐渐发展到说骚话、损对方,我们的大学生活就这样按部就班地开始了。

alt◎ 我一次到厦门时发的动态

现在,四年后的今天我走在同样的路边,我对这边似乎没有一丝留恋,我想去再吃一次的那家早餐店关门了,我想再淋一遍的雨没有下,当初和我一起来的那位高同学现在也不知道咋样了,我在路边走着,耳机里正在播放着 The First Goodbye - Askjell,吃完早餐,我回到了酒店,准备收拾东西退房,走进学校南门,口罩下熟悉的同学依然能够被识别,因为声音。搭上「小白」[1],校园里空空荡荡,但能听到蝉鸣,我拉着空空的行李箱走向「端景楼」[2],不由得感慨:

alt◎ 爬上六楼时发的微博

回到宿舍,我只有一个室友在,当时也有一部分同学没有返校,我们整理收拾自己的物品,打包邮寄,在晚上聚在一起吃饭玩卡牌,夜晚逛校园给大家直播,一起拍照,一起说着同样的口头禅。就在这样一种情境下,我们看着兄弟们一个个离开学校,我将《人间词话》送给了杨同学,将徽章送给了翁同学,也收到了同学的中国结,跟狗哥猪哥吃饭、喝茶,又见了见老学长天泰,聊了聊有的没的,我们的激情在此时是这样的无力。之后在李同学的出租屋住了几天,吃了顿小火锅,给继续考研的好兄弟打打气,同时自己也开始准备下一个轨道的事情了,飞回郑州,安排面试的行程,匆匆忙忙地去融入另一个城市。

求职

正好我表姐目前人事调动在郑州工作,于是在求职这方面我参考了她很多的建议,但是我接下来想说的可能跟目前学校的一些想法有所冲突,这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各自的立场不同,所追求的东西也不同。学院当然需要更高的就业率,这关系到学院的名声和影响力,但是请注意,就业这个词范围很大,你当然可以随便去找一个公司然后立马坐到工作岗位上,这也是校方所希望的,因为如果每个同学都很快找到工作的话,统计时间内该学院的就业率就很高嘛,特别是在在这种疫情的影响下,漂亮的数据可能对高考后的学生更有吸引力,所以我非常理解老师们的这种迫切的希望,同时我也非常理解当下大学生就业的艰难。那么说说我的情况吧!

我在 6.30 回到郑州,随即入住酒店,当天晚上就开始安排预约接下来的面试行程,我第一天面试了五家公司,上午两个,下午三个,第二天同样面试了五个公司,第三天两个,一个复试,第四天一个,这样面试下来,感觉有点累,同时我感觉到这些公司都非常想让你尽快上岗,就跟学校的想法是一样的,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疫情,各行业都很乏力,所以急切需要一个螺丝钉或者一个新的部件来使整个机器加速运转以免被淘汰。大家都说「熟能生巧」,就面试这件事来说,面试得多了并不能让你接下来的面试感觉更好,但是能让你尽快地看出来这个公司的现状甚至是这个行业的现状。另外还有一点,每个公司找的都是最合适的人,而不是学历最好的人,所以这跟传统的想法是不一样的,大家的第一份工作我建议还是需要谨慎考虑,不要急,更不要焦虑,天无绝人之路,但也要清醒地努力去争取,去奋斗,我也听了我高中同学的求职经历,听完后感觉都挺不容易的,你们轻轻松松像抽奖一样找到的工作我觉得跟人家废寝忘食、全身心投入并争取到的大公司的工作是不一样的。第一份工作是一个平台,它对你今后的发展很重要,而不是说先干着,因为在面试中我没有发现哪个公司不注重你工作经历的。另外就算你入职了,混吃等死和继续学习是两个层面,我不希望大家成为一个「机器人」,而是一个能够获得尊重和面包的职场人,因此,我们必须努力!

我在办理入职手续的那天,旁边等待区的沙发上坐着一位年轻人,我也坐了下来,我们聊了聊:

alt◎ 办入职手续的那天

因此对于今年继续考研的同学呢,我希望你们都能够沉住气,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发挥出自己的真实水平就行了,这种提升学历的考试都需要你耐得住孤独和寂寞,持之以恒地向着一个目标,一点点的去接近它,祝你们考研顺利!


我们需要学会去听取别人的意见,同时也要学会自己做决定、做改变!2020 不易,但是我们需要去创造意义!


  1. 我们学校校车的昵称

  2. 我们宿舍楼的名字

点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