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闪

一闪(Onetake)是一个滤镜和剪辑相结合的软体,但是最终在今年六一儿童节的时候,该 app 的服务器突然关闭,周围的很多朋友有唏嘘,也有感叹,我也是其中一员。

◎ shot by me with NOMO Raw


其实最早接触一闪是因为林老师的另外一个 app——NOMO Cam[1],这个应用程序是在 2018 年锤子科技 515 发布会之后被我了解到的,正好那时我很关注锤子科技与罗永浩,所以就在发布会后寻找坚果 R1 的上手评测视频,所以就看到了 @flypig 的视频,之后也了解到 NOMO 的安卓版将会在坚果手机的应用商店首发,那时候应用内应该只有一两台相机(INS W 和 135B) 吧!之后我又从管老师(@AndrewGuan)那边了解到这款 Vlog 剪辑应用,凭借我微弱的印象,那时一闪已经支持了视频剪辑,但是后面了解了才知道一闪最初被很多喜爱图像的互联网用户关注到是因为其异常好用的动图拍摄功能,这让大家感受到了连续帧所带来的特定时刻的美好与喜悦。

◎ Produced by flypig

在之后的时间内,我尝试使用一闪进行视频剪辑,然后发现里面的滤镜和音乐实在是太棒了,一闪是不能导入音乐的,里面免费和付费的音乐都是授权的,所以用户做出的视频不会因为配乐而发生版权纠纷。一闪的很多滤镜都是用城市名来命名的,他们组成了很多的系列,每个系列的色彩都让人觉得非常舒服。

◎ Editor

◎ filter & music

目前,随着一闪服务器的关停,大家所有上传到一闪云端的内容都无法被找回了,很多用户对此非常不满甚至激情谩骂,目前一闪 app 的状态是这样的:

  • 有用户反映接收不到短信验证码,但是我发现通过手机号和密码登录还是可以的
  • 照片的编辑和视频的编辑等基础功能依然可以使用,但是 iOS 3.1.5 版本在 14.7.1 系统下导出视频会闪退,此问题我也询问了飞猪老师,至此并未得到答复。希望后面能够修复吧!
  • 音乐和滤镜还是可以通过钻石[2]购买的,但是钻石已经无法购买了。
  • 目前普通用户的视频编辑时长依然是 280s。
  • 现在,图片和视频已经不能发到一闪的服务器上了,但是依然能够保存至本地。

◎ chat with flypig

其实在今年六一儿童节的时候,我看到 @一万兄[3] 在一闪 app 里上传了他的最后一张照片,是一张全黑的图片,我当时还不理解是什么意思,但是当我过两天后在一闪内发现了网络错误的提示后,又去微博了解了一下,才得知一闪的服务器已经关停了,而且这同样也使一万兄感到突然和惋惜。一万兄是一闪的看图员(编辑),他每天要看多很多的图片并进行筛选,这些精选的图片也曾是我每天的组成部分。

在事情发生后,前文提到的两位,也就是管老师和一万兄两人坐到一块,录了一期 podcast,我在播客 AndrewGuan 第一时间进行了收听,了解了一些小故事和有关图片社区的事情,这期播客并不算长,就跟平日里聊天一样,但是从对谈中,也能感觉到两位老师的无奈与惋惜之感。大家感兴趣可以去收听「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再见一闪」。一万兄在节目最后也说:「希望大家继续拍照,不管有没有平台继续发照片,拍照不要停。」


我也希望大家能够继续使用图像来记录和表达自己,你可以是记录者,也可以是创造者。最后让我们一同来欣赏这则老片子:一闪 3.0 微博广告 / Onetake 3.0 Weibo Commercial


  1. NOMO 这个名字原本就只用于一个 app,但是随着林老师新产品(NOMO Raw)的发布,之前的复古相机 NOMO 被冠以 NOMO Cam 的名称,文中此处使用的是最新的名称,之后 NOMO 一词意指 NOMO Cam。

  2. 相当于是软件内的「虚拟货币」,你可以理解为「点券」。

  3. 一万兄是管老师的好朋友,之前在 Lofter 的编辑,发掘了很多的独立摄影师,后来被 flypig 请到北京负责一闪的社区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