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uid Dream 2021

以年为单位更迭的内容,加工后的潜意识,模糊的画面。


◎ 发布计划

这是我记录 Fluid Dream 的第三年。「梦」在每一次的 REM[1] 中都会出现,仿佛我会被安排进入到一个时空当中,在那里我会遇到一些留在我潜意识中的人并发生一些事情,他们亦幻亦真,让我着迷,但是不幸的是,我们会被「删档」,不过潜意识和记忆的相互作用也能让我留下某些宏大的、紧张的、惊悚的、温情的片段,可惜这些片段真是消逝得太快了,再加上大脑和文字的局限性,我就只能把一些略带「加工」的片段以文字的形式展示给大家。


2021.1.6 用滑冰来躲避众人追赶,却也义无反顾回去救我的同伴[2]

2021.1.11 我继承太阳的温度并将它分享给你 取暖器被小偷偷走也无妨 有办法将其找回吗 很难说 回想丢失的东西并与他人相比来获得安慰

2021.1.15 这一天的凌晨两点零二分,我醒了,先说说昨晚的情况,由于昨天过度劳累,在坚持忙完该忙的事情后,我在晚上十一点左右迅速入睡,刚开始,我全身颤抖,又热又冷,虽然感觉全身在发热,但从感觉上来说,非常冷。另外一点比较奇怪的是,我仿佛带着一个包袱在睡觉,这个包袱就是在规定时间内统计学生的背诵情况,可能是108位,所以,就算我躺下后,我的大脑仍然在高速运转,我的身体依然在发热,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发烧了,就感觉嗓子被一团东西堵住了一样,我使劲咽一下,会好受那么一丁点,终于,在忙完这些学生的统计工作后,我自然而然地醒了,我感觉过去了很长时间,但是一看时间,两点零二分,只过去了三个小时,我甚至还以为这是一月十六号的两点呢,因为梦中的那个时间历程实在是太长了,我睁开眼,我知道我需要水,头缓缓移动,一种晃动的脱离的痛感果然出现了,我起来摁下了热水壶,去完洗手间,坐在这也并不感觉冷……(这条不是梦,这天晚上的梦就像黑白电视机的雪花屏,也想脑子中的一条线,更像一块石头,既压着我又想扭转我)

2021.1.24

她,镇医院,蛋炒饭

2021.2.7

Clubhouse[3] 的安卓版出来了,我下载了,然后我一注册就被别人邀请了,我一看还是我六年级的一位学生

2021.2.8

麻辣烫锅没有馏镆的地方

2021.2.9

爱恨,别离,团聚

2021.2.27

我把车开到一群人前面,我们扛着「依法治国」的旗子,他们不敢怎样

出现了一种怪异的现象,一群人,赤身裸体,以一个固定的阵型,走向某个地方,然后死在那个地方,接着他们会复活,变异成另外一种可怕的生物。这次,有二十几个人围成一个正方形,中间空心,一同走向了河里,最后倒在了河中,沉底,却没有浮在河面上,我和我母亲骑着摩托车从桥上走过,猛然发现其中一个人已经复活,在向岸边走去,手中拿着一条长长的竹竿,我让我母亲开快点,然后我干脆说让我来骑车你坐后面吧。我们绕了一大圈,从另一条路回来了。发现河中的那一堆尸体都已经不见了,他们变成了成千上万的鱼群在向上游游去,河面上出现了很多白色的泡沫。人们纷纷向河中投掷炸药,没想到被炸死的鱼又复活变成了小虾,接着是龙虾,螃蟹,直至一种可以上岸攻击人类的不可名状的怪物。我拿着望远镜向远处望去,已经有人受到攻击了,我内心非常恐惧,我已经想象了,如果这些怪物堵住了我23层楼的门口,我该如何逃脱呢,我非常着急和惊恐,或者我会找一个木板通过临近的窗户到我邻居家里。从想象中回到现实,我在寻找一种彻底的解决办法……

影视飓风的 Tim,来到小鱼家里要给她做画质改造,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先出现在了小鱼的家里,Tim 一进门,我一眼认出了他,非常激动,我就上去打招呼,说我是你们的粉丝,经常看你们的视频,他们打了招呼之后就进去里面开始进行了,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所谓的小鱼的家竟然是我姑父的家,我爸也在,我表叔也在,他们在帮忙,饭吃完了,他们来收走餐具,Tim 用的油漆没了,我爸带来新的,一些都非常的和谐

2021.3.2

在推导三角形的容积公式

2021.3.3

开学了,我坐在初中班级(初三)的后面,正在写语文作业,我高中(高二)的班主任在拖地,我跟他聊起来了,我说老师让我来吧,他说不用,我说要不我们找一位清洁阿姨,我们班的卫生肯定得第一

2021.3.12

坐了一个路口的三轮车竟然要2.88

2021.3.18

发明了一种新的标点符号——旷号,是一种四四方方的句号,可以完美对齐边距

2021.3.19

跟我的高中同学打了一场篮球,球框是用袋子做的

2021.4.6

衣服发出声音,观众坐在看台上,足球场中央是一个人,他的肚子不断胀气,变大,最终在看台观众的默念中爆炸,四分五裂,表演结束了,我听到我的两朋友在说关于杯子的事情

2021.4.13

本地的人染上了一种可怕的疾病,他们会向外吐水,水中还会有「知了」出来,会继续攻击其他没有被感染的人,而且他们会引来野猪的冲锋。有个人非要跟着我,野猪向我们冲过来,我往树上爬……

2021.4.19

一个女人同时和多个男子交往,最后他的男友们纷纷离她而去,我用水车装水、拉水,但是放水的软管会在某个地方破掉;这样循环了两次,我向旁边的工人询问,他说这水管早就破掉了,但我在运水的过程中没有问题,每次都在经过那个路口之后,水就全洒出来了

2021.4.22

我的室友开车带我出去玩,路过一个小商店,我们准备下车买零食吃,我打开车门,看到他坐在驾驶位上,快要哭了,他说我好难,我说没事兄弟,抱了抱他,我们去超市买了好多的辣条,准备辣死我们自己。永不满足,最后在嘴中塞满辣条中醒来

2021.6.9

我漂浮在河里,在想一些事情,是跟结婚有关的,侧转过去,发现有个人正在收渔网并向我这边缩小范围,我赶紧站起来以免被网住,我在旁边的沙滩上捡到一百块零一毛,然后准备离开这里,但是又回了过来,又发现地上还有两百,我又捡起来,这时远处拉网的人已经很接近了,他问我,把我的钱还给我,我问:「你丢了多少钱?」他说45。我说那些不是你丢的,他一直跟着我,我跳过一段较窄的小河,低头看见有一只很奇怪的鱼从水草间隙游过,我发现我的父母原来就站在河对岸,那人还在向我讨要他所丢失的钱,我很生气。要想我把钱给你,要么理由充分,他妈的,要么直接找警察过来

2021.6.10

我躲在房间墙角的地下,外面有人在追杀我,他们想找到一个东西,这个东西是无形的,我通过上帝视角看到他们用一个笼子将这个无形的东西给禁锢住了,无形的东西在地面上的影子像手机的信号条,它开始撞击笼子的边缘,但都无济于事,我于是趁他们不注意将笼子带走

2021.6.29

一个丧偶的男子在向我展示他的朋友圈,在翻到某张照片时,他突然晕倒了过去,但好像他又是故意这么做的,我看到是一张窗户的照片,我赶紧叫我妈来,别是什么生命危险,他这张图配的文字好像是一首诗,过了一会,他没有睁眼,平静地说出这些文字背后的故事,于是画面就转到了他妻子的场景

2021.7.20

我住在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房子,我从二楼望下去,理清了街道和方向,发现地铁站就在不远处,我下楼走进地铁站,但是却没有安检,进去之后,一辆公交车停靠在旁边,我一看是 A4,司机在询问还有没有人了,我不确定,没有上车,于是我往旁边靠了靠,查了查地图,我坐上公交后,发现并不远,然后我在想要不我叫她出来吃饭,但是又一想,她是不是已经和她朋友约好了,要不我自己去商场负一楼吃饭吧

2021.08.05

我从一个高地往下走,这仿佛是一个山城,错综的小路和旧时的房子坐落在陡峭的山崖上,地上有些泥泞,我低头向前走着,我发现我来到了这条小路的尽头,因为我发现前面是一个长距离的深渊,再前面则是一座高墙,我望不到那头,然后我便折返选择另一条小路,在路上我遇到了一个正在往上走的男子,他嘴里哼着歌,从我旁边经过,我笑了笑,继续往下走,最终走到了一个平台,平台的前面紧贴着一个楼梯,但是这个楼梯偏向平台这方,而且我注意到这个楼梯是被平台上三角形结构的钢架拉着的,我刚要往下走,结果下面正好要上来一个人,我让她先上,在她上来的时候,我发现上面的钢架结构在摇晃,且非常剧烈,我有些害怕,但是到我的时候我毅然地拽着一根绳子,在中间的位置就跳下去了,结果实际情况是我刚准备承受落地的痛苦,就已经落地了,实际的高度其实比我看到的高度要低很多。我走向了一条马路,似乎我要去参加什么活动,路上我接到一个电话,她说她是一名记者,看了我的文章后觉得很好,特别是其中那个很长的对称句,我似乎还引用了他人的话以达到一种巧妙的双关……

2021.8.7

我坐在一个酒馆里,我的大学同学们悉数登场,有的坐在我的旁边与我一起喝酒嗑瓜子,有的在台上蹦迪

2021.11.13

当时我们来到一个类似于工厂的地方,但是它已经成为废墟,我意识到我有四辆电动车,我在寻找它们,想要卖掉两辆,我们穿梭在灰暗的工厂里,还有一些人在将里面的杂物往外面搬,我怎么也找不到我的电动车,我和我的发小转眼就走到了我们村的一家的院子里,隔着窗户我们看到王复雅(真人不叫这个名字,但梦里我的发小叫的是这个)在床上玩手机,他说,你看,王复雅回来了,然后我嗯了一声然后回头,发现他家大门口有一只正在熟睡的大黑狗,就在那一刻,我发小说话的那一刻,它醒过来了,转眼间就冲到我的跟前,我很恐惧,但这狗只是在我旁边做出亲近的姿态,并没有要攻击我。这时外界传来吉他的声音,我醒过来了

2021.11.24

我亲眼看到一颗炮弹发射出去,打到远处的山脊上,它是一个大大的圆球,而且在不断地旋转,我看到它旋转到山脊的内部并移动了一段距离,然后在一段短暂的沉寂之后,整个山突然震动,远处山脊段成了几段,这时,我才注意到我站在一片树林当中,周围的树很密,非常高且直,我注意到这些树在不断地倒下,向我砸来,我极速奔跑,树倒下的速度特别快,每次都刚好砸到紧挨着我后脚跟的地方,而且倒下的速度在加快。我第一次醒来……

梦中时间,深夜一点,我起床上厕所,正准备起身,突然发现我的发小站在我的前面,正向我走来,我没有想到这是鬼魂什么的,而第一个冒出来的想法是:你到底是咋进来的?第二次醒来……

一个中年男人,长的有点像屠夫,他杀人不眨眼,在他刚处理完一个死尸之后,回到家中,自己儿子的旁边,一个已经被打死的男孩的尸体被装在网兜里,地板上也是红色的,他儿子坐在台阶的第一级,用手托腮,丝毫没有意识到他爸爸回来了。这个中年男人吩咐我准备将尸体处理掉,他想到的办法是将尸体碎成小段然后埋在后山自己的那块荒废的地里,外面,警车已经来了,正在和失踪小孩的父母了解情况。中年男人和另一个男人一同骑上电动车,将尸体装好,准备上山,不料,在电动车无法再骑行的山下,警察过来与我攀谈,我说我们准备去收芒果,返回过来向上的台阶上全长的是一块块芒果的果肉,我直接用铲子将其铲掉并装起来,那个中年男人和他的搭档带着尸体的袋子在往上走,我说警察大哥要不要尝尝,他说不用了,本来还要继续跟从的警察掉头走了,我在给他们做掩护,他们已经通过一个转角上山去了,我紧跟上来,来到这块荒地,发现还有许多尸体的片段没有埋还放在那,但是那个中年男人和他的搭档却不见了,我很害怕,望向远处,有两个登山者在远处的那个山上正在往上走,这时我的脑子在运转,虽然这件事跟我并没有关系,但我感觉就好像是我杀了人一样惊恐,我脑子闪过将尸体丢入河中,继续填埋等念头。我跑下了山,什么都不想管,在下山的过程中,我看到那个中年男人的邻居在往山上走,我更害怕了,到了山下后,才知道那个中年男人已经把尸体给烧了,但是却被他的邻居发现了指甲的组织,警察也来了,我的脑子中闪回电动车后面红色塑料袋,荒地中放着的分解的尸体和远处山上的登山者。被害小孩的父亲是那个中年男人的邻居,他边哭边骂,那个中年男人一言不发,站在原地,丝毫不像一个坏人,反倒是像一个老实的庄稼汉,最后,中年男人在同村乡人的谩骂声中被带上了警车,而我站在旁边。最终醒了过来


Fluid Dream 2022 will continue……


  1. 快速动眼期(英语:rapid eye movementREM)是动物睡眠的一个阶段,又称快速动眼睡眠。在此睡眠阶段中,眼球会快速移动,同时身体肌肉放松。快速眼动睡眠也被称作异相睡眠(paradoxical sleep, PS)或者去同步睡眠(desynchronized sleep),因为在这个阶段,大脑神经元的活动与清醒的时候相同,呈现快速、低电压去同步化的脑电波。多数在醒来后能够回忆得栩栩如生的梦都是在REM睡眠发生的。来自:维基百科

  2. 每一条的最后要么不加标点符号,要么是省略号,因为他们并不完整。

  3. Clubhouse是一款由阿尔法探索公司(Alpha Exploration Co.)所发布的多人在线语音聊天社交软件。来自:维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