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uid Dream 2020

时间在流逝,我们需要承受其加诸于我们的效应。


alt◎ 双十二的 Flag 实现了

在二〇二〇年的二月五日,我发布了关于二零一九年所记录的「梦」的一篇文章《Fluid Dream 2019》,时间在眨眼间溜走,我们毫无察觉,今年马上结束,我的梦依然在记录,而且这个记录依然是那么随意,那么混沌,那么抽离,但是不管怎样,这些内容都是让我在醒后有着哪怕是一点点「余温」的平行时空的如真实发生的种种交织的人与事、心理与情绪、荒诞与奇妙。另外需要说明的是,有的时候,由于种种原因,就算我在早上睁开眼的前 30 秒内就已经决定要记下这个梦了,但因为一个临时的信息进入脑中,关于梦的微弱的记忆就开始消散了,你无法控制,所以,总会有事与愿违,不必遗憾,接受就好,留下来的同样珍贵。以下就是我在整个二〇二〇年所记录的关于我的梦的文字。


2020.2.15

我要从桥的一端到达桥的另一端。桥上有士兵把守,还有军犬,这边突然从桥上过来一支部队,探照灯打在我的脸上,我对他行了个军礼,接着你问我是不是日本人,我说我是中国人,我们都是中国人,接着我说我要到那边去,这位军官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类似窃听器的耳机,说这是从那边拿回来的,你过去也要带回点好东西,接着他们放我过去了。桥上每隔一段就会有士兵站岗,桥上还有士兵骑摩托车巡逻,我拼命地跑,警犬追了过来,但它们没有扑向我,而是去紧随着摩托车,我就这样到了桥的另一边。到这边后我才发现这里的房子我曾经见过,我是从这边过去的,我属于这边。

2020.3.1

昨晚,在梦里,放学后,我跟她一起去往一个地方,我们就沿着路边走,说说笑笑,用手机拍下沿途的美景,走完这段旅程后,我们站在开始的地方,她说让我帮她拿一下手机,她去一下洗手间,我不知为何,打开了她的手机,里面拍了两张我的照片。

2020.3.7

昨晚,在梦里,我看到一则新闻,但是那则新闻对我来说是模糊的,我从头到尾一直认为是我的一个同学。新闻大致描述非常不堪入目,是一个大人杀害孩子的事件,这个孩子沉迷游戏,由于一个直接的冲突,他的叔叔将滚烫的油泼其头上,并将其挂在高压电线上最终电击至死。我在新闻上了解后,先去现场看了看,但是他的叔叔就像没事发生一样,有说有笑,最后又去他家里,我一直是走路去的,然后我站在他家附近,旁边一个F1赛车翻进沟里,人们大笑,我向人询问我死去朋友的父母在哪,我想去安慰一下他们,然后我就一直找,一直找,直到我在某个公路的十字路口,手机上传来讯息,我的朋友没死,不是他啊,但是我的意识却强行忽略关键信息,把他插入进来,这是为什么呢?最后的傍晚,我和我的另外两位朋友坐在街边的台阶上吃外卖,吃完后我们走过绿灯的人行横道,我醒了。

2020.3.8

昨晚,在梦里,我和我的玩伴在一个小湖里游泳,水很清澈,中间深四周浅,后来来了一个人,她说他有重要的东西在湖中央的水底埋着,我立刻答应帮她去找,我潜入水中,游到中间,用手将沙子拨开,却什么都没有,我浮上水面,向她大喊,这底下什么都没有啊。 第二个场景是我坐我姑父的车去找我叔叔,中间走错了路,把车开到了广场上,孩子们正在开展活动,我们重新按照导航找到了这个地方,当时天空阴暗,地里面种着四叶草和其他奇奇怪怪的植物,有一种像一个大爪子。我站在土坡的脊部,天空中有两只好大的气球做的龙飞过,它离我好近,但我就是抓不住,傍晚时分,我看远处晚霞和树林景色迷人,所以掏出手机准备拍照,但当我拍下来后,我却在照片中看到了自己,就像前面有个镜子一样,但是照片里的我和远处的景色有一个双重曝光式的融合。

2020.3.27

昨晚梦到由于人类对地球的破坏,往海里扔炸弹,在某一次炸完之后,突然从海里出来一个妖怪,像一个老头,追着人类,故事似乎发生在香港,我和我的朋友四处躲藏,人们聚集在街道上如游戏“拥挤城市”乱跑,但是妖怪似乎并不会来伤害我们,他似乎只是吓唬吓唬我们。

2020.4.16

昨晚又梦到丧尸场面了,这好像是一场游戏,我带着我的朋友从山上到山下,再从村子到城市。一开始就让我选择是开车的丧尸还是骑摩托的丧尸?但是在梦里我还紧张的一批,第一次选了开车的,追的是真滴快。

2020.7.20

昨晚我的发小跟我说他想去国外发展发展,我说你先去下载一个 Google Translate

2020.8.3

我跟我表姐去机场送她的朋友,停车场最里面却是病人的床,一位老头和老太太卧床不起,还与其他床位产生了争执,时间还早,我们来到了商店,那位姐姐帮我买了一样东西,后来另外一位朋友来了,我们出来后一同沿着街边走去。

2020.9.12

我被我的老师说的一无是处,恰好我的错误一一被他看到了,人都不可能不犯错,但是当别人只看到你的错误时,你该有多绝望!

2020.9.19

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涛风簸自天涯。 扑灭了这里的火,那里的火又燃了起来。

2020.9.25

我和我的室友张一同前往另一个地方,我们中间走至一个中间低,四周高的地方,下面全是沙,这是张在我前面20米的地方,突然四周涌来大洪水,我们极度害怕,张愣住不动,但是当水冲过来时,我们才发现水位只到我们腿部,于是我们往对岸走去,上岸后有一个小铁门,但是我们没有钥匙,所以我和张一同翻了过去,我们看到了一座城楼,但是在登楼的过程中,我跟他走丢了,登上顶楼之后,我发现这里好像欧洲的一座城市,从周围望去,我的初中高中大学同学也纷纷登上这座城楼上,但不知为什么我没有跟他们谈话,我只是默默的看着他们,我高中的同学,我初中的同学以及我大学的同学他们或一个人驻足远望,他们或三五成群交谈,其中我站在一个老同学的旁边,他用手摸了摸我的头,我连忙说我没有洗头。我俯视下面有一个很大很大的池塘,池塘里面水很清澈,也不高也不深,我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有很大很大的鲤鱼在很快的游来游去,而且旁边有一个个小小的石阶,有一个妈妈带着他的孩子在上面跳着走。下楼有两个通道,我准备从另一个通道下去,但是没想到下到下一层之后才发现那个铁门是锁着的,而且很旧很旧。于是我和我的朋友们从上来的那个通道返回到了下边,我突然从书包里拿出来了 25 法郎,它被贴在了我的手机后面,我跟随着队伍,准备前往那个池塘,我们先是来到了一个洞穴里,我的两个高中同学他们纷纷拿出自己的包裹,他们打开包裹,我才看到里面全是红枣,还有其他的一些坚果零食,我说要不我们把你这一箱红枣全部吃完吧,他非常害怕,但是我对他说了一句,你能否分清楚这是一句玩笑呢?并随手拿了一个红枣吃了起来,这个红枣似乎是与枸杞的结合体,他的核儿很大,他的肉很少。然后我转身才发现,我现在的某个同事站在我的对面,她问我我今天这个眼影好看吗?我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出来哪里不一样,于是我准备走出洞穴去往下一个地方,这时候闹钟响了……

2020.12.12

过去和现在又在我的梦中紧密联系到一块了,我们在一个巨大的轮船上活动,突然发布广播要去往马尔代夫,我们不得不提前把课备好,轮船航行了一会,被一个巨大的机器抓起,又放进海里,之后又全速前进,最后来到了的某个热带海滩,大家在这里游玩,当我想起我明天还要上课,准备穿上衣服回到船上,我的室友叫了我的名字,说让再玩会,明天早上再赶回去……

2020.12.22

摘梨,奔跑,追赶,在高处打羽毛球,拆包裹

2020.12.28

我的食指放在扳机上,怎么按也按不动,他们从坡上疯狂似地冲下来,我赶紧避开,旁边一个人点燃了身上的易燃物,同时另一个人向空中扔了一个被子,顿时,他们身上着了火,四处逃窜,我最先躲进一个房间里,把门关上,通过玻璃门,我看到了他们狼狈逃窜的样子,我死死地守着门,那些身上着火的人也纷纷向其他地方逃去,等平静下来,我让我们这边的一个人进来,和他讨论起了事情的经过……


Fluid Dream 2021 will continue……

点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