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uid Dream 2019

流动的梦第一章


在二〇一九年的某个早上,应该是在6月份,那天早上醒来,我躺在床上,随即拿起旁边的手机,打开便签,凭着模糊的记忆,顺着微弱的思绪,我将我脑中还在回响的言语和事件描述了出来。在随后的日子里,若我早上起来还对梦中那些流动的时空和事件有略清晰的印象,我就会随手记下来。大多数早上起来我对梦中的画面和事情是没有任何印象的,因为他们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彻底消失在我的记忆中,正因为意识的这种机制,我就越想抓住那个世界所发生的人和事,尽管这只是一些毫无关联、毫无逻辑的片段。那是一个和现实世界相像的平行世界,对于生活在那个世界中的人,我们的所作、所为甚至所想是否会在他们的梦中演绎呢?我们是否活在他们的梦里呢?我不知道,我只能去记录,我只能据此想象着,想象着镜像世界的种种......

alt◎ Unsplash

2019.06.13

我做了一个梦,我梦到我要在一周内准备一次英文演讲和一次有关历史的中文演讲,而我的英语老师是我初中的英语老师,我的历史老师却是我高中的历史老师,当我转头望向四周,发现跟我坐在一个教室的却是我现在的大学同学。

2019.06.15

我做了一个梦,我梦到史蒂夫乔布斯在打架子鼓

2019.06.28

我以 0.5 倍的速度目睹了一座大楼坍塌的过程,而我就在大楼的旁边,由于时间的变慢,我可以看到大楼每次坍塌的方向以及正确的逃生路线,在事故旁边,一位将领对着一个人来了两枪,我看到了昏暗的灯光下墙上总设计师的影子倒下了,还梦到了路易十六和司徒南,路易十六给司徒南的书点了个赞,圆明园有了新的希望…

2019.07.02

昨晚我做了一个似是而非的噩梦,我梦到在一个竞技场的旁边有一座楼层,想要进这个楼层就需要一张门票,而这张门票需要从里面走出来的人提供,门票的样子就像是包装纸盒被切割成的一小块正方形。

我站在竞技场的上边,看到一个从下面上来的男的和一个下去女的在电梯的某个位置相遇,女的以极其细微的动作将卡片从她手里转到男的手里,接着,等女的上来以后,我拿着一个挂衣服的钩子质问她那是什么?他说进入这个楼层的每一个人都将成为影视作品的一个主角,然后会被像丧尸一样的人追逐,对抗,如果其抵挡不住,他将被其撕碎为两半,而这两半将变成这部影视作品中的两个配角,他们被称为“偶”,接着这两个人将会被蜂拥而至的越来越多的丧尸再被撕碎成两半,幻化成为该影视作品的另外四个小人物,他们被称为“像”,而如果你想活着走出来,从一开始就得避免让自己成为“偶”!我在那个女的给了一张卡片之后就走了进去,但是奇怪的是,我好像变成了两个人,一个是游戏中的我,一个是看我游戏的我,后一个我就像是站在前一个我的眼睛中一样,目睹着这一切的发生,我就这样看着幻化成“警察故事”中的游戏中的我,被像兽群一样的面目全非的丧尸追赶,翻滚,躲避,屏息,最终被撕咬成“像”,加入了他们!整个游戏就像是让孤立者去接受或者被迫接受群众的声讨和攻击一样,而这些群众恰恰来自他们自己,其次群众是没有理性的,就像这群丧尸一样!我快醒来的时候,我又想到了那个给我卡片的女的,应该每一个保持本我赢得胜利的从游戏中走出来的人只有一张卡片,为什么她在给了那个男的卡片之后还给了我一个,或者她还有更多,还是说每有一个人成为丧尸一样的“像”,她就会有四张卡片,或许她就是这个游戏的缔造者或者是这栋楼的建造者?还是说我其实是在一个更大的游戏当中?我不知道…

醒来以后,才发现现实世界其实就是我在梦中所怀疑的那场更大的游戏。

2019.08.30

我安慰了一个即将因为癌症失去自己 8 岁女儿的父亲

便衣警察让我把葡萄用橡皮泥包起来

2019.10.13

我爷爷说回去把菜盘子热一下算了,已经一点了。水渠里把筷子洗了洗边说这里风大,几下子干得快。

2019.12.15

昨天晚上又梦到一个类似“乌托邦”的地方,名字叫做“新田”,但是这个地方我从来没来过,仿佛它不存在一样。我在这里呆了三天,跟我一起玩的人名字都很奇怪,样貌却又很熟悉,有的像我小时候的玩伴,有的像我的“学生”,这里的人很喜欢教书,喜欢和孩子们一起玩,这里有冲突但是却很和谐(描述不出来那种感觉),进入这里的大门是一座桥,桥边的墙上还印着“到新田去”类似旅游宣传标语的画,画上画的就是这座桥,角度是从底下侧方往上。这里最明显的一个特点就是他们都很爱玩,却又很注重教育,这种教育就是老师们和孩子们坐在一起讲故事,感觉每个人都很快乐,且没有目的。最后一个场景是:我们在吃烧烤,其中一个老师说:吃完你就回去吧!然后我就醒了。

我总觉得这和我暑假在某个教育培训机构做兼职老师有一定的联系,那里的孩子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时又在想,对于某些人的记忆,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我们可能会忘记,但是忘记并不代表不存在,我倒是觉得那些给我们留下美好回忆的人和事就算随着时间流逝变得模糊,但是他们依然留在你记忆中的某个角落,就像这个“新田”停留在我的梦中一样,让你在晚上,在另一个世界中(潜意识的)和他们重逢,然后你第二天起来就又投入到紧张的快节奏的生活中了。

2019.12.19

在梦中,时空是错乱的,但是又具有某种联系。就比如说我昨晚梦到:我接到我小学同学的电话,让我去我们当初上学的这个小学替他代上一节课,说会把上课的时间地点通过短信发给我。回到了小学以后,我在学校里转了转,就看到了我的高中历史老师和我的外公还有其他的一些老师,我的高中历史老师在吃饭前跟我攀谈了许久,当我走出校门,却发现这是我初中学校的外面,然后我站在门口,又遇到了我的另一位小学同学,他刚从他爸爸的车上下来,他说他要来附近的药店。至于后面发生的事情,我记不太清了,反正很怪异,伴随着一声从街道那边传来的刺耳声音,我醒了,那种声音响的时刻与我醒来的时刻重合了,可能是上课铃声,可能是某个人的惨叫,因为当时声音响后,我的另一位小学同学箭似的从我在的街道旁冲过去,叫了我一下,然后他就箭似的冲向了声音的源头,而我就醒了,我始终没有收到我那位同学的短信。

说明:

  • 中间我省略了大量的内容,多数是因为记不清了

  • 我的外公以前也是一名教师,我的童年在两所小学上过,一个是他所在的,一个是离我家最近的。

  • 我的高中历史老师跟我攀谈的时候讲了很多有关哲学的话,还以老人作比,我觉得他在容貌上又老了许多,但是他的精气神完全没变。

  • 出校门后那位小学同学跟我说他最近上火,准备去附近的药店抓药,正好我现在的室友最近由于连续吃了一周麦当劳,也上火,牙龈肿痛。我在梦中还告诉他说我室友也上火,他当然不知道是谁,但是他却回答:“哦哦”,后面的事情虽然记不清了,但是直觉告诉我他去干不好的事情了。

  • 最后那位我的小学同学,是当时我们学校的田径健将。

  • 我怀疑让我去给他代课的那位同学就是我自己


这将会成为一个系列。只不过最近懒于记录了。

点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