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翳礼赞》

东方美学与唯美主义



前言

瓦尔登湖是以梭罗的视角来认识人本来该有的素朴生活,这种生活往往是回归大自然,尽量不去接触工业、科技和社会规则,返璞归真,去感受阳光和黑暗,与森林原住民为伴,不依赖任何人,与万物和谐相处,保持健康。而谷崎润一郎则是以他的视角来看待东瀛自然和社会的方方面面,作者是一个有自己独特美学体系和价值观的人,但同时他又能与这个社会友好相处,虽不满意,但他已经改变了他能改变的。我个人觉得梭罗更倾向于记录和展示,而谷崎润一郎则更倾向于表达和训诫,虽说外看有些差异,但我同样欣赏。

基本信息

作者: [日] 谷崎润一郎

出版社: 九州出版社

译者: 李尚霖

出版年: 2016-7

ISBN: 9787510844409

原文摘录

1、明或暗,其实是相对的。在尚未通电的婆罗洲内陆雨林夜晚,一只萤火虫的光足以燃亮编竹长屋的一角;当你换上油灯,萤虫只能勉强点亮自身。

2、“这个世界开始的时候,人类并不存在;这个世界结束的时候,人类也不会存在。”

3、生活在大量引进外来事物,而且以洋为尚的时代,社会上总是漂漾着一种暧昧的空气,好像先进国的文明体系、包括美的概念一律是理想的、优越的,于是竞相抛弃本土既有的一切,以显示自己的进步。

4、革命成功,统治者换班,但民众还是原来那些人,没办法即刻换一个脑袋来适应新的秩序(如果有秩序的话)。如果你只以先进国的尺度作为唯一的、普遍的尺度来测量你的社会,如果你不能理解、尊重民众原有的思维与感情,那么任何新秩序的建立,都将伴随着暴力(为了排除旧秩序),而且基本上就是国家的暴力。

5、我们并非一概厌恶亮光光的东西,只是比起鲜亮的颜色,更为偏好沉郁阴翳的东西。

6、如今,想要体会纯日本风的城市风情,只有前往西宫、堺、和歌山、福山,只有在那种程度的小都市,才能如愿以偿。

7、事到如今,日本已踏上遵循西方文化的路线,除了置老人于不顾勇往直前之外,别无良策。但是,只要我们的皮肤颜色不改,我们就必须觉悟,在前进的同时必将永远背负着只有我们才有的损失。

8、我想阴翳的世界已渐渐离我们远去,但至少在文学领域,我想试着将它唤回。我想将文学殿堂的屋檐加深,将墙壁抹黑,将看得太清楚的东西推回暗处,将无用的室内装饰剥除。

9、事实上,在德川时代,浮世绘画师的社会地位,与戏作作家、狂言作者大略相等。

10、到化政时期的江户,连女人也以悍勇为尚,因此,不用说,“像男子汉的男人”才受女性青睐;也因此,说起江户戏剧中出现的白面小生,不是像大口屋晓雨般的侠客,便多是像片冈直次郎式的不良少年。

11、西方的骑士道,骑士效忠、崇拜的对象即为“女性”。为了自己尊敬的女性,他们磨炼自己、提升自己、砥砺自己、鼓舞自己。“男子气概”与“仰慕女性”合而为一。

13、我是这样认为的——精神上既然有所谓的“崇高的精神”,那肉体上也应该有所谓的“崇高的肉体”。

14、不管是好是坏,总之,我们必须励精图治,武人用心研武,农夫勤于耕作,必须一年到头埋头苦干,要不如此,国家无以为立。

15、一般所谓的东方式的教育方针,与西方式刚好相反,以尽量抹杀个性为特点。

16、因为萤火虫不喜欢繁华的地方,尤其最厌恶电灯的光线。

17、然而虽说想要各个方面都完全矫正过来实非易事,但即便如此,看看火车中等等惨状,夸言自己是“亚洲盟主”、“三大强国之一”,但却连一点一等国民该有的样子都没有。

说明:1-4条皆摘自“美,不容僭越,不可让渡 ──《阴翳礼赞》逆读 | 吴继文”


🙄我看书很慢,期待下一次分享。

点击刷新